四十二

前途未卜 义无反顾

这是一个住在世界的西边的人
所以他只有半个白天

涠洲岛

涠洲岛五彩滩

北海到涠洲岛

太阳升起来了, 黑暗留在后面。

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他没有工作,没有女友,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一早上起来,对着镜子,找到脸上长得最大的那颗痘,把指腹抵在它两边,酝酿一会儿后猛的一用力,白里发黄的脓液冲破表皮喷到玻璃上,溅出黄色的斑点,这使他心满意足。

他是顶没有希望的人。

他是复制人。

他和我们都一样。

【坤勇】阿良的花店

  最近也有看到说阿凉的一些想法的帖子,但是这篇文在我看到之前已经动笔了,私心很喜欢这个故事,还是把它完成了。

  如果觉得我现在发文不妥的朋友,希望你可以左上角退出这篇文章,我最近因为成绩过于不理想,很长一段时间里可能要卸载lofter了,如果你们真的想在评论里发泄情绪的话,我又看不到,何必呢,你说是吧。

  最后祝大家可以成为像坤坤和阿凉一样的很棒的人,顺便感谢你读完了这些废话。

——————————————————————————————

  新一天的早晨,阿良撕掉了挂历的最后一页,从角落的箱子里翻出一盒刮炮,到家门口丢了两个,发出了独特的热闹的声音。

  他记得小时候大家还是会过年的,小孩子特别喜欢刮炮,一人发几盒就可以让大人们好好度过一个不受打扰的大年初一,直到那个巨大的飞船降落,一群长相奇特的生命体来到了地球上。地球人把他们称为ET,因为他们和电影里的外星人简直一模一样,而他们也乐得被这么称呼,从此世界就变了,后来的人们,把ET们来到地球的这一天作为新历的一月一日,用新历来记录世界。

  ET们对于人类出人意料的友好,尤其热衷于帮助突破技术壁垒,在他们的技术支持下,立交桥越建越高,以大厦为基座的轨道纵横交错,轨道的上面是飞行器不停旋转着的机翼,再上面……

  阿良也不知道机翼上面是什么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头上的是什么,他在密集的轨道和立交桥的下面,抬头就能看见那些钢筋水泥结构,它们放肆地占距了几乎整片天空,分割着新时代和旧时代。ET们的带来的更新换代极为频繁的技术一层层地向上堆砌,用新技术制造的新的基础设施覆盖在上一代之上,老旧的一代就这样沉淀下来,而新兴科技蓬勃发展。每一层的人过着每一层的科技所带来的生活,在一个习惯于玩着全息模拟游戏的孩子脚下几百米的地方,另一个孩子可能正在为拥有一副VR眼镜而感到雀跃。

  每次面对着无数的钢筋水泥,阿良就会想起以前课本上的所谓的"阶级",他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历史老师讲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讲述他们之间革命与被革命的关系。现在的阿良为他们在那个时候可以想到革命而感到幸运,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之前,阶级从来没有这么具象化地存在过,各种材料建成的屏障,从空间和时间上血淋淋地分割着人群,生活基础的根本差异,把下层人民牢牢地锁在他们的局域。

  摇摇头叹了口气,阿良走进了花店,在这个被时代遗忘的最底层的某条小巷里,阿良静静地和这些花为伴。店里整天放着与时代脱轨的民谣,单薄的吉他声和沙哑的嗓音飘在空气里,年轻人专心地打理着花,时间仿佛依旧停留在世纪之初。

  门口的风铃突然作响,来人熟练地穿过花架跑到了阿良身前。这人经常隔三差五的来一次店里,不买花,就是来找阿良聊两句天,阿良只知道他叫陈泽坤——这是他特别主动地做的自我介绍,还有他是上面的人——这点是阿良猜的,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他每次来的时候,都像个不速之客打破了整个店的宁静,可是阿良并不反感他,甚至总是期盼着,应该是因为他每次来都会帮我浇浇水吧,阿良总是这么想。

  "嘿兄弟,新年快乐!(〃ω〃)"陈泽坤冲他大喊,然后自然地搂住他的肩膀,在后背重重地拍了两下。

  阿良实在是觉得诧异,陈泽坤居然记得住旧新年,不过也没太把这个表现出来,只是笑着说了句谢谢,顺手打开了电视,坐在桌前的女主持的标准播音腔盖住了民谣的声音。

  "今天是新历12月1日,今年的选拔计划也即将拉开帷幕……"自新历元年以来,选拔计划就成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项目,说来也奇怪,ET们向人类提供科技的唯一要求就是这个计划,每年选一批优秀的年轻人,登上永远位于最高层的飞船——ET们承诺会给他们最好的机会接触最好的科技,而从被选上者的回馈来看,这的确不假。

  阿良嚼着芒果干,他不是没有向陈泽坤问过这件事,可是陈泽坤每次都是哈哈一笑,然后找个理由就走了,这次他决定不开口了,因为他想和陈泽坤多呆一会。

  "阿良啊,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先溜啦(´• ᵕ •`)*"这次是陈泽坤先开的口,店门被关上了,店里又回到了宁静。
 
  阿良特别喜欢向日葵,灿烂热烈,永远向着阳光,他觉得陈泽坤也特别像向日葵,虽然总是沉迷颜文字还老是找理由回避问题。他在店里总是会把向日葵放在自己一抬头就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旁边还会放几朵小花,它们总是长在被遗忘的石缝里,就像他自己一样。

  他最近在思考怎么才能把这些小花和向日葵放进同一束花里而不显得突兀,他想着,要是他做出来了这样一束花,他会让这束花代表着"再渺小的人也会有绽放的机会",小时的作文训练让他总会想着这样的事情,阿良想着,虽然在现实里渺小的人无人问津,但是渺小的花总能有一番美好。

  陈泽坤没来的日子里,阿良除了插花就是看着花发呆,他希望这个世界像个大花园,不管是再小的花都可以和向日葵开在一起,照着同一个光源发出来的光,而不是像现在他这样晒着人造太阳度日,温暖的太阳光总是令人向往的,在这一点上花也是一样。

  过了几天,陈泽坤又推门进来了,阿良正在帮满屋子的花修剪枝叶,陈泽坤搬了个凳子坐在他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阿良,"陈泽坤突然开了口,"这个世界就是个大花园。"

  阿良的剪子差点掉到了地上,他惊异于陈泽坤会说出这句话,但是还是坚定着自己的看法,"不……"

  "阿良你来看看我昨天买的那件衣服帅不帅(•‾⌣‾•)y"

  阿良的话也就没有说出口。

  那次之后,陈泽坤再一次来已经是十几天之后了,电视上的女主持依旧在播报着有关选拔计划的事。"选拔计划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候选人即将出炉,他们将代表人类,去面对科技真正的顶峰。"电视上民众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把陈泽坤进来时候的风铃声盖的严严实实的。

  "阿良!"陈泽坤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却在看到了电视上的内容之后手臂猛的一僵,阿良断定他和这个计划肯定有什么联系,想着就算他不问那个问题陈泽坤也会找理由开逃,干脆自己开口:"陈泽坤,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阿良,我跟你说了,世界就是个大花园。"
 
  "什么意思?"

  "我们和花又有什么区别呢。"阿良从来没有见过陈泽坤那么认真,"你花店里的花,出现在这里,是它们自己的意愿,还是你的意愿呢?它们如果不愿意在这里,它们有反抗的余地吗?"

  "同样的,我们面对更强大的文明,面对他们的意愿,"陈泽坤指着电视机,"我们有反抗的余地吗!"

  阿良突然愣住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那为什么……"

  "那些去过的人的话吗,阿良,一座给不了主人喜欢的花的花园,你觉得主人还会要他吗。"

  阿良只是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开口,他突然有点讨厌陈泽坤了,因为他把所有的事情,这些可能连上面的人都不知道也不用面对的事情,全部摊在了他的面前,但是陈泽坤说的越多,他就越担心。

  "你不会……"

  "当然,这都是我以前的想法了,"陈泽坤又恢复了笑容,"我现在觉得人和花还是有挺大的区别的。"他走近了阿良,像往常一样搂住了他的肩膀。

  "我感觉不到花的情感,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的,"他对着阿良的耳边说,"我喜欢你,阿良。"然后看着桌上散着的向日葵和小花又笑着说,"这是送我的吗?"

  陈泽坤小心翼翼地抱起桌上的花,推开门走了出去,阿良看着他的背影,只是想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开的时候,照在他身上的光还是来自冰冷的人造太阳的,真是让人难过啊。

  "今天是选拔计划最终决定的时刻,我们优秀的候选人们正在这里,等待着步入科学的殿堂。"今天实在是个大日子,家家户户都在电视机前看着这一年一度的盛事,阿良果然在电视上看到了陈泽坤,他穿着那天带到店里给他看的衣服,手上抱着那一束向日葵和小花,笑着对镜头说:"希望所有人可以用心体验生活,这个事件比大花园还要美好。"

  陈泽坤笑得更灿烂了,就像向日葵一样。

/End